六年级作文精选剪头发作文800字

剪头发作文六年级作文精选在线阅读,本文共计800字,本篇作文来源云浮市中小学部,作者:赵家涛

剪头发作文作文

【剃头风暴】

魏天池

从记事起,我的头发都是爸爸剃的。

每逢剃头,我爸就喊:“二狗蛋!二狗蛋,剃~头~啦!”我也会高高兴兴地蹦到洗澡间里,顺从地脱得精光,一屁瘫在“老虎凳”上,就听到了一阵熟悉的“嗡嗡”声-—剃头开始了。

记忆中,我从未有过反抗,因为第一次剃时(两三岁),我一直在哭,于是我那可恶的爸爸,就光一个推子,把我“剃度”了。幸而当时天天在家,只有爸妈和姐姐看见。

这个头型一直保存了半年,姐姐每天就称我“一休”,我也就在那“咯叽咯叽咯叽咯叽……”

上次,我就为头型和爸爸吵了一架,我要:“留长!留长!留长!”于是就留了一个半月。

然而,和爸爸的定期已经过了,我不得不被剃。我被一下按在凳上,爸爸启动了“凶器”,如恶煞一般地看着我:“呵呵呵……你的末日要到了,人家杀猪要快,可以减轻猪的痛苦,我剃快,也会减轻你的痛苦!”于是举起了那寒光四射的“史诗”级凶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了下来,“黑发四溅”,一簇簇地飞向了空中……

这还不算,一边剃一边用手粗鲁地按着我的头。“左三圈右三圈,手要扭扭脖子扭扭。”就这样,我的头也快被扭下来了。“嗯,转向左。”于是左边的毛飞溅;“向右。”右边的毛也落地。“向上,向下,向左向右!”几声令下,我的头也已经全方位无死角地被剃了,连小胡子也被顺手牵走了。啊,地上已经横尸遍野,我心疼地拾起一把:“室贝对不起,不是不爱你……”

这也就罢了,头型我可以接受,毕竟我头发长得快,两个月就差不多了,心痛的是:我坐在窗根,老师从来不让我们关窗啊……

第二天,我大摇大摆地走进了教室,立刻有人喊了起来,就连老师也说:“我们不收和尚,快快请回,上石佛寺吧,那儿有饭吃……”

“贪僧自东土大唐而来,途经此地,路费稍有欠缺,望小施主施舍施舍,来日成道升仙后,必报前日之恩……”

对看镜子照了照,突然涌起一种男儿掉泪的悲沧……

【齐刘海的故事】

朱思潼

说到理发,我就想起了小时候剪齐留海的悲惨故事。

大约在七八岁时,我妈妈认为我脑门太黑,就带我去理发店剪了个齐刘海。那个理发师是个中年大叔,个子不高,肥肥的,特别是脸上和肚子上的肉,走起路来一颠一颠的。他的头上没有一根头发,在灯光下,油亮亮的。理发师喜欢笑,在帮我理发时,我总会看见他对着我笑。

开始理发了,他把一块白色的大布围在我身上,从脖子处围起,然后像变魔术一样变出了一个发夹、剪刀和梳子。只见他的手高速运转起来,不断地夹上发夹,剪着头发,对着落地镜笑笑……

有一次,大叔在对着镜子笑,我的目光与他的目光撞在一起,我望着大叔笑得眯起的小眼,以及脸上那肥肥的肉,忍不住笑了起来。结果悲剧发生了,理发师看我笑了,他也笑得嗨起来,但他那高速运转的手却没停下,一不留神。那几缕头发就剪短了,然而大叔却不在意,依旧重复着那一系列动作。

当头发都剪完放下时,不再是齐刘海,而是斜刘海了。大叔又笑又摇头,脸上的肉又一颠一颠的,刚停下的手又发动起“小马达”开始修修剪剪。而我却再也不敢抬头了,怕再出一点差错。

时间一分一秒地度过,不经意间过去了一个多小时,这场残酷的刑罚总算结束了。虽然这次刑罚坐的有点累,但是我的心里却是高兴的。因为当白色大布从我身上拿开时,镜中出现了一个萌萌的小女孩。

大约半年后,刘海长长了,我不愿再次受刑,索性把刘海梳了起来,但那种充满紧张欢乐的回忆却难以消失。

【理发那些事】

韩承吾

从小,我的第一刀就在这家剃的。

店名十分朴素——“四川名剪”。

我的记忆中还有些三岁时在他家剪的印象。那天,我开开心心地和妈妈去理发店,坐上椅子时,也十分情愿,可听到电推子的声音后,心中就有些害怕了。“咔吱咔吱……”电推子一直在响。

好不容易忍到推完,又要用上吹风机了。刚打开吹向我时,巨大的声音和热风驱使我拱向妈妈的怀中,我不断地大叫、嚎哭,老板娘只好用小掸子拍下我头上的碎发。

再有一次,我已是六岁了,妈妈像往常一样,把我带到了她家。

我乖乖地坐上椅子,一匹白布遮在身上,在脖子那儿紧紧一系,“哎哎……喘不过气了!”老板娘只好再松一些。

老板娘打开了电推子,左旋右旋,前修修后推推,剪子、推子、刀子……她的样样器具,逐个在我的头上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眼看就要剃好了,“阿欠……”待到我再睁眼时,呃,镜子里的是……

不过还好,当时我对外表也不怎么重视,可下一次就不同了……

两年前,我再次被老妈送上了“剃发椅”上。

照常,先洗头。我已习惯了老板娘的简单草率。头刚搁到水龙头下,老板娘就将洗发露抹在头上,边抹边揉,边揉边冲,这不就是象征性地洗一下吗?

坐上椅子,老板娘拿出寒光四射的剪子,咔嚓咔嚓地剪了起来,边剪,边与别人大声谈笑。

“把头发剪短一点,老板娘。”妈妈叫道。“好的。”

听着妈妈的话,我的心中是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意啊!

一会儿拽右耳,一会儿抬下巴,一会儿转椅子,一会儿换剪子。我已无所谓人身自由,任凭他人摆弄……

一撮撮头发随着一阵阵寒意掉落,吹风机的热风吹走了头发却没吹走寒意……

解开了布,睁开了眼。我望向镜子,心中疑问:这是谁!

我怎么成了小刺猬?

第二天,到了学校,我成功地变成了全班的焦点。进教室门后,同桌说的第一句话是:“骆一鸣(全班最黑,头发最短),你咋变白了?”听后,我欲哭无泪啊。

现在,以上的意外事件,已少有发生。

回首过去,我还在惊讶头发为何那么短的同时,也惊叹,那个替我理发的老板娘,也从风姿少妇渐渐变老了……

岁月不曾饶过我的头发,又何曾饶过老板娘渐渐远去的年华……

【理发记】

苍梧中学七(10)班武瑞

小时候,理发简直就是一个噩梦。直到现在,我也仍然不喜欢,尤其是那一次。

在小学时,一月一度的“理发日”又要到来。而这次,爸爸要带我去一家全新的理发店,我感到内心忐忑不安,妄图逃避,但是该来的总是会来的。

我和爸爸进入店内,理发师一边替别人剪头发,一边招呼道:“快坐吧,稍等一下,就还剩两个人了。”我和爸爸坐下,看着电视上无聊的节目。可理发师却欣赏得津津有味,边听着声边替客人理发,时不时还瞄一眼,甚至还和别的客人评价这期节目,好像他的注意完全不在客人的头上,而是在电视上。我真怕轮到我的时候他也这么不专心。

轮到我了,理发师叫道:“小孩,过来先洗个头!”我的心中是一百个不情愿,可又有谁能拯救我呢?面对现实吧!我心里默念。

我躺在洗头的椅子上,后脑勺下面是夹杂着几根头发的水池,我嫌脏,不想枕在上面,故意把头往上翘了翘,膀子有点疼,但我忍着。

那忽冷忽热的水从水龙头中流出,浇在我的头上,理发师的大手按在头上,挠了一遍又一遍,仿佛是生怕漏了一小块地方。由于我的头微微上扬,一些水顺着膀子流进了我的衣服里,我还是忍着。忽然理发师一手拍在我的头上,把我强行按到了那个槽上,我之前的努力全部白费。

洗完头,我坐在理发的椅子上,理发师为我穿上宽大的罩衣,他把领口扣得紧紧的,我都快喘不上气了。

“有什么要求?”理发师问道,“不要太短,刘海修齐一点。”我答道。开始理发,推子“嗡嗡”的噪音十分刺耳,我很讨厌这种声音,理发师先用推子大体剃一遍,从镜子中我看到他,一手拿着推子,一手拿着梳子。他先用梳子把头发梳起来,又用推子一把推掉。这组动作,他持续了几十次。

一开始,理发师还算专心,后来他又不时瞄向电视,我的心也掉到了嗓子眼,我想提醒他,又生怕他忽然听见我的声音,剃大了一块,我只能忍气吞声,一言不发。

接着,他把推子换成了剪刀,开始修理细节。“刷刷刷”刀起刀落,一些碎头发也随之掉了下来。修到刘海时,他又专心了起来。先用梳子把刘海梳梳齐,发现哪里长了一点,他就用剪刀慢慢地剪一剪。梳子像是尺子,时刻帮助着理发师测量着长短和整齐度。

终于剃完了,我松了一口气。又洗了一遍头,我也不再嫌弃水槽脏了。吹风机中的清爽的风,如秋风扫落叶一般,吹走藏匿在头上的碎屑,吹干我的头发。

原来理发也不是那么可怕。

【剪头记】

孙婉婷

小的时候说不清是怎么剪头的了,只记得六七岁的时候楼下总有收头发和剪头发的喊声,母亲曾冒险地喊过一次那个收头发的人。

是一个老太婆,一脸不在意的样子。母亲对她一再叮嘱剪的长度、样式。而她呢,只是不屑地应了几声:“知道了,知道了。”随后便从她破旧的小包里拽出一把剪刀和一把梳子,“咔嚓咔嚓”地就开始剪了起来。

这位“理发师”和别的理发师不一样。她迫不及待地将母亲那一头长而飘逸的黑发剪下,绝不会顾及母亲的感受和剪发后的样子。等到剪完,母亲的那头发已经短到极致,就连“小尾巴”都扎不起来了。这位“理发师”还和母亲讨价还价起来,最后得胜而归,拿着母亲的头发和她的一个巨大的袋子心满意足地走了。

那人走后,母亲捧着镜子用手指梳着那如稻草般的短发,欲哭无泪。

我也有过类似的经历。在十岁那年,家人带我去剪头发,在去的路上,我紧紧地抓着我的头发,好像是怕被人抢走似的。姑姑对那个理发师说剪到够扎一个马尾就行,还真是好一个“剪到够扎”——只能在后脑勺下方勉强扎一个短而毛躁的“小尾巴”。当时从一个挂着一头长发的小姑娘变成一个头发短得可怜的假小子,我的内心是接受不了的,情绪十分低落。我真想让这个理发店早点关门!

从那天起,我出门总要在头上扣一顶帽子,不然没脸出门。

自那以后,全家十几口人中,我是最抗拒剪头发的。只要有任何人向我提出剪头发的意见,我都会毫不犹豫地告诉他:“不剪!”自从知道有个“阴阳头”之后,我就会将那时的小短发与它联系起来。

先别说女生剪头发怎么样,其实男生也好不到哪去。从小学到初中,只要记忆中哪个男生剪了头,就一定会扣一顶帽子来上学。比方说我现在的那个同桌,一个男生头发长得要命,前面的刘海马上就要遮住眼睛了,却还是不剪。也难怪,如果将他的刘海剪了,活像一个额头突出的、刚从老年时期蜕变到婴儿时期的小毛孩。眉毛下面是“沧桑”的脸庞,但额头的那一块,则像一两岁的小婴儿。我估计,他要是剪了刘海肯定会戴两年的帽子。

不光是他,班里前段时间有两个男生剪了头发来上学,就是戴着帽子来的。一个戴着黑色的棒球帽——整整三个星期!另一个则是戴着卫衣上的帽子,到现在都没有摘,活像一个高大的,只绷了一层皮的幽灵。如果他穿上黑长袍,夜里在外面走一圈,估计会吓到不少人。渐渐的,剪头发成了我们班的一个热点话题。每当我看见某个女同学剪了个“小尾巴”,就会同情地告诉她,我以前也剪过和你一样的发型。

有一天,坐我后面的一个男生把他那不长不短的头发烫成了草堆一般支棱的卷发,还在思品课上可怜巴巴地解释道:这是他妈妈帮他烫的,他的妈妈帮他哥哥烫头发,店里买一送一,于是就帮他也烫了。全班哄堂大笑。

我感觉烫头发是一个超级漫长超级无聊的过程。以前陪姑姑去烫头发,才八九岁的我在休息区睡了四五个小时。被叫醒的我一脸不悦,然后被姑姑拉出了理发店。那时她的头发已经成了下半截有小卷卷的样式了。我不明白,用一个超大的碗型机器扣在头上烫发有什么好的。家人也总说我的头发黑、密、直,是很漂亮的,那为什么她们要把自己的头发打薄并卷起来呢?

不管头发是怎样的,每个人都有关于头发的故事。其实,我觉得自然的头发最好,也最健康。我们只要将它清洗干净,梳理利落就好,不必过多地去折腾它。后来,我在一次聚会上,看到一位姐姐的头发又健康又自然,它的长度足足有一米八。

【成为傀儡的头】

苍梧中学七(10)班伏开铭

每月中旬的一个星期天,或星期六,我就要成为一个玩偶,尽情地被我爸玩弄。

又是一个星期六……

我快速看了一眼日历,那天来了!

今天是理发的日子,又是不安宁的一天,我看了一眼我爸,他那一副跃跃欲试的表情,让我很厌烦。我有时候也很想让他被我用推子理发,我一定让他也受受这滋味。

我被叫到椅子上坐着,刚一坐下,我就被一块黑布包围。他启动了推子,那“噔!噔!噔!”的机械声,让我很不舒服。那冰凉的椅子和机械声混杂在一起,我越来越不舒服,但我明白,这仅仅是开始而已。

我哈了口气,老爸搬来镜子。我看了看镜中我那茂密的头发,指不定过会儿会成什么鬼样子,我心中不由得轻叹了口气。

终于开始了,我一定要忍过这30分钟。我做了最坏的打算,秃头就秃头吧,反正只要不是阴阳头就行。

“嗖!”我的头皮一阵发麻,头发如树叶般掉了下来。我跺了下脚,表示不满,但也显示出无奈。我又被他扯了一下,他示意我向右转,我只能服从。

一阵机械声过后,我撇了眼镜中的人,吓了一跳,我立刻想逃走。但一只强壮的黑手按住我,剃头还在继续!

这场战争打响了!

我怒哼了一声,但理发者丝毫不为之所动,而且对他理的发,反而还有一些满意。我心想,下次你是跑不了的,我一定要给你理发。我这么想,心情好了许多,但也知道不太可能会实现……

我,以及我的头,都成了傀儡,不满和生气,只能往肚里藏,无法发泄。人究竟是很现实的。

又一声“嗖”,我被扯掉了好几根头发,不禁眼中泛起了几滴泪花。

机械声停止了,我心中有了些喜悦。接下来的又是一场折磨,接下来是用剪刀了,这是战争中最残忍的画面了。

我心中的喜悦顿时被一扫而空,一阵“咔!咔!”,我……

我挺过去了,这是个好日子,我是成功的,我跳了起来。

我身上的黑布被拿走,我清洗了下头发,我又回来了!头上仍有几根突出一些的长发,但耳后是整齐的短发,有些过短了,我之前还是个“长毛”呢!头上散发着洗发水的香味,我仔细闻了闻,这不仅是洗发水味,也是胜利的味道。

我,我的头,经历了一场“腥风血雨”后,终于不再是傀儡了。

【理发那些事】

吴子谦

当我还在小学的时候,我对发型的要求还是高的。我的发型是蘑菇头。

然而有一次,爸爸嫌我头发太长了,就对理发师说:“剪短一点。”我心想:我头那么大,如果头发再短一点,那不就成了大肉丸子了吗?当时心里是一万个不乐意,但是没有办法啊,剃刀在理发师手里,你也别想上演一出“空手夺白刃”,万一人家一生气,给你剪成秃子怎么办?只能听天由命。

我坐在椅子上,任由理发师支配。他叫你低头,你不敢抬头。他让你向左,你不敢向右。只得看着他拿着剃刀,左一刀右一刀地把我浓密的头发一点一点剪短。

过程简直是痛苦至极,所以我全程都是闭着眼睛的。当我睁开眼睛时,都认不出镜子里的自己了。到了第二天上学,一进教室,坐在第一排的同学说道:“你谁啊?”我也是欲哭无泪。

还有一次“惨案”是发生在几个月前的。我已经上中学了,尽管我对发型的要求已经不是很高了,但老师对发型的要求是很高的。那一次我去理发,对理发师说:“就剪以往的发型,不要太花里胡哨。”他点了点头就开始了,这剪了一年半的发型他可以说是轻车熟路了。只见他拿着推子就是一阵大显神通。这次理发师剪得可以说是一年来最卖力的一次了。剪完后,我对着镜子看了看,发现今天的发型好像有些不同,但也说不出来是哪里。总的来说,这次剪得让我很满意了。不过悲剧一天以后就上演了…。

到了学校,坐在旁面的班长说:“你的头发不合格,要修改。”“怎么可能,这发型我都剪了一年多了,次次都合格,怎么可能这次例外?”班长也没有再说什么。不一会老师就进来了,看了我头发一眼说:“你那是什么头发啊,回去重改!”我也没有办法只得重改。不过去之前,我仔细地观察了一下我的头发,终于发现了罪魁祸首。原来,理发师在两边多剃了两下,导致两边都是剃上去的,对于老师来说这是不合格的。去了理发店,又把我的头发剪短了一点。这回真的快成秃子了。

第二天,我不敢把头发展示在众目睽睽之下,于是带了一顶帽子。但是到了教室不得不拿下来。刚拿下帽子,就感受到所有同学的目光都聚集在我的发型上了。老师进来看了我一眼,满意地离开了。

猜你喜欢